2019-11-19 10:29:17新京報 記者:張妍頔 李云琦 編輯:王宇
原創版權禁止商業轉載授權

股價創六年來歷史新低,紅太陽控股股東被動減持、引戰投

2019-11-19 10:29:17新京報 記者:張妍頔 李云琦

賬面上趴著22.64億元貨幣資金的紅太陽又為何靠控股股東轉讓部分股權引入戰略投資者?


11月18日收盤,紅太陽的股價收于8.26元/股,為六年以來股價的歷史新低。進入十一月之后,一向在資本市場“低調”發展的紅太陽也隨著降溫進入冬天,股價波動引起控股股東被動減持,員工持股計劃已箭在弦上,而賬面上趴著22.64億元貨幣資金的紅太陽又為何靠控股股東轉讓部分股權引入戰略投資者?


股價下行,控股股東被動減持,連拋兩期員工持股計劃


上次出現8元/股左右的股價還是在2012年12月,截至11月18日收盤,紅太陽的股價為8.26元/股,為六年來歷史新低。2019年9月中下旬開始,紅太陽的股價下行趨勢更為明顯,兩個月的時間,紅太陽的股價已經下降超3成,市值蒸發超22億元。


隨著股價下行,紅太陽的控股股東南京第一農藥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南一農集團”)以及實際控制人楊壽海賬面繁華不在,持有的股票市值大幅縮水,由于控股股東和實際控制人所持的紅太陽股份處于高比例質押狀態,進一步引起了控股股東被動減持。


2019年三季報顯示,南一農集團持有紅太陽2.67億股股份,持股比例為45.94%,處于質押狀態的股份有2.44億股,占其總持股的比例為91.39%,楊壽海直接持有紅太陽813.65萬股,持股比例為1.40%,處于質押狀態的股份有813萬股,占其總持股的比例為99.92%。


對比2019年半年報可知,楊壽海所持股份質押的時間在半年報至三季報之間,而南一農集團在2019年半年報之前已經質押了2.47億股股票,南一農集團所質押部分股票的平倉線或高于楊壽海所質押的股票的平倉線。


11月16日,紅太陽發布了控股股東被動減持的公告,此次減持系因公司股價波動致使被動減持,11月13日,南一農集團通過集中競價交易被動減持股票58萬股,占總股本的0.1%。紅太陽在公告中表示,南一農集團保證,通過綜合施策努力維護所持公司股份安全和控制權穩定,避免被動減持再發生。本次被動減持不會對紅太陽的治理結構及持續經營產生影響,也不會導致公司控制權發生變更。


一般情況下,及時補充質押不會出現被動減持的情況,關于南一農集團財務狀況是否良好,新京報記者于11月18日下午多次致電紅太陽董秘辦,電話均未接通。


股價下行趨勢下受到影響的還有年初推出的員工持股計劃,截至2019年2月22日收盤,紅太陽第一期員工持股計劃通過“銀河星匯紅太陽1號定向資產管理計劃”在二級市場以競價交易方式累計買入公司股票455.12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0.78%,成交金額為6554.56萬元,成交均價約為14.402元/股。至此,紅太陽第一期員工持股計劃已完成股票購買。而截至11月18日,鎖定期為一年的第一期員工持股計劃所持有的市值已經縮水超過4成。


在第一期員工持股計劃被“套”之后,今年7月,紅太陽又拋出了第二期員工持股計劃的方案。


賬面22億貨幣資本,股東來了又走,控股股東減持引戰投


股價為何跌跌不休?從2019年三季報公布的財務數據來看,紅太陽并不缺錢,賬面上的貨幣資金高達22.64億元。


3月1日,紅太陽引入了新股東,南一農集團與南京瑞森投資管理合伙企業(有限合伙)(簡稱“瑞森投資”)簽署了《股份轉讓協議》,南一農集團擬將其持有公司的3000萬股無限售流通股(占公司總股本的5.17%)以協議轉讓的方式轉讓給瑞森投資,整體作價4.44億元。


不到一年的時間,瑞森投資轉讓出去了大部分的股權。截至10月24日,瑞森投資通過集中競價和大宗交易方式累計減持紅太陽股份1742.31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2.999988%,轉讓價格為1.77億元,該部分股權對應的買入價為2.58億元,進出之間,瑞森投資浮虧8000萬元。


短時間內股東進出十分引人遐想,而在賬面資金如此充裕的情況下,紅太陽的控股股東南一農集團擬出讓部分股權引入戰略投資者也令人費解。


11月8日,紅太陽公告顯示,為整合更多資源,加快和支持公司的高質量發展,強化公司的戰略目標得以實現,加快產業和資本的融合,維護公司及股東利益,南一農集團擬與第三方商談籌劃轉讓部分股權事項,引進新的戰略投資者實現共贏。本次股權轉讓事項尚處在籌劃過程中,具體實施方案仍在研究和商談中,最終實施情況存在不確定性;本次股權轉讓事項不涉及公司控股股東及實際控制人變更。


短期借款高達47.76億元,徽商銀行、民生銀行提起訴訟


紅太陽的負債結構極不合理,2019年三季報顯示,截至報告期末,紅太陽的短期借款余額高達47.76億元,但長期借款余額僅為4.12億元,也就是說,以一年為周期,紅太陽需要償還的借款高達47.76億元,賬面上的22.64億元的貨幣資金不足以支撐紅太陽一年內需要償還的借款總額。


從母公司的資產負債情況來看,截至2019年9月30日,母公司的短期負債余額為13.39億元,也就是說,紅太陽超過70%的短期負債流入了子公司。


Wind顯示,上市以來,紅太陽累計募集資金85.72億元,直接融資33.92億元,間接融資51.80億元。


今年9月,紅太陽擬公開發行可轉換公司債券募集資金總額不超過18億元,扣除發行費用后的募集資金凈額將用于投資建設年產2萬噸草銨膦項目和年產1萬噸咪鮮胺項目,該申請已經被證監會受理。


近期,紅太陽牽扯出兩項金融借款合同糾紛。據天眼查信息顯示,徽商銀行南京分行及民生銀行上海分行因金融借款合同糾紛先后向紅太陽提起訴訟。2019年11月6日,紅太陽被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列為被執行人。


司法界人士對新京報記者表示,一般情況下,涉及到銀行的金融借款,如果數額較大,通常伴隨著財產保全。


新京報記者 張妍頔 李云琦

編輯 王宇 校對 柳寶慶


點擊加載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
      西班牙做什么最赚钱? 配资交易被骗报警立案 福彩3d组三全包稳赚吗 北京赛车官网下载 山东11选五遗漏数据360 3d跨度走势图 无本一个星期赚10万 时时彩自动做号软件 快乐10分基本走势图 今天江苏7位数开奖号 哪个平台炒股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