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25 07:42:13新京報 記者:張妍頔 編輯:趙澤
原創版權禁止商業轉載授權

買“湯姆貓”后再搭車5G 跨界大買家金科文化商譽高懸

2019-11-25 07:42:13新京報 記者:張妍頔

金科文化上市后接連跨界并購,已布局區塊鏈、游戲等10余領域,如今公司商譽高達近63億,有息借款超30億。

通過收購獲得全球知名IP——“會說話的湯姆貓家族”后,金科文化讓自己的資本之路充滿了豐富的想象。資本市場的投資者似乎已經忘記,在2015年上市之初,金科文化的主營業務是從事氧系漂白助劑SPC的研發、生產和銷售。依靠外延式的并購進行轉型的金科文化,如今需要承擔30億元的有息負債及其利息,63億元的商譽更是懸頂之劍。

資金的流動性對于每家上市公司都至為關鍵,對于金科文化更是如此。從2019年三季報來看,金科文化前七大股東多數存在高比例質押的情況。高比例質押的風險之一就在于隨著股價下行股東有爆倉的隱患。2019年以來,金科文化股價已經腰斬。不過,在此背景下,金科文化在11月15日又搭上5G概念的快車,并在11月19日收獲漲停。與5G概念產生關聯,金科文化的想象空間還有多大?



搭5G概念收獲漲停,今年來股價持續走低

11月15日,金科文化蹭上當前大火的5G概念。根據公告,金科文化與中廣熱點云科技有限公司(下稱“中廣熱點云”)簽署了戰略合作協議。中廣熱點云是廣電體系央企二級公司,大股東中廣傳播集團有限公司為國有獨資有限公司,系我國唯一擁有廣播電視無線傳輸業務運營權的運營商。

公告表示,金科文化將引入戰略投資人,優化股東結構,并進一步擴寬融資渠道,提高融資效率,降低融資成本,而中廣熱點云也將通過合法合規形式參與金科文化的董事會。

具體來看,雙方的資本運作方式為,中廣熱點云或其指定主體與專業投資機構合作發起以文化內容創作及傳播、5G技術及運用為投資領域的投資基金,優先投資于金科文化及其相關項目,成為金科文化的重要股東,并以金科文化為平臺利用資本市場做大做強。

Wind資料顯示,金科文化已經擁有了區塊鏈、游戲、文化傳媒、手機游戲、大數據、人工智能、在線教育、知識產權、移動互聯網和“一帶一路”十個題材標簽。而在2015年上市之初,金科文化的主營業務是從事氧系漂白助劑SPC的研發、生產和銷售,如今,金科文化又與5G的熱門題材產生交集。

發布公告后一個交易日的11月18日,金科文化股價上漲2.57%,11月19日,金科文化漲停收盤,截至11月22日收盤,金科文化股價收于3.04元/股。盡管收獲漲停,但金科文化今年以來股價持續走低。2019年年初,金科文化股價維持在7元/股以上,此后持續下行,到11月22日,股價相比年初已腰斬。

資本大佬沈國軍等大股東高比例質押

股價持續下行,股東手中持有的股票市值在不斷蒸發,股權質押情況也與股價表現息息相關。

2019年三季報顯示,王健為金科文化的第一大股東,也是持股數最多的個人股東。其持股數量為5.81億股,占總股本的16.39%,截至三季度末,其所持股份幾乎全部質押。金科文化的第二大股東為金科集團,持股數量為5.15億股,占總股本的14.55%,質押數量為5.13億股,占總股本的99.61%。金科文化的實際控制人朱志剛為金科文化的第三大股東,以個人名義直接持有上市公司4.24億股股份,占總股本的11.95%,已經質押了3.81億股,質押比例為89.86%。

紹興上虞朱雀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上虞朱雀”)持有金科文化3.51億股,占總股本的9.91%,其持有的股權已經全部質押。天眼查信息顯示,上虞朱雀成立于2017年7月,對外投資僅金科文化一家,最近一筆質押發生在10月26日。上虞朱雀的股東中包括菜鳥網絡前CEO、銀泰商業創始人、資本大佬沈國軍。

紹興上虞艾澤拉思投資管理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上虞艾澤拉思”)的股東信息中也存在著沈國軍的身影,除了沈國軍,藝龍創始人、藍山資本合伙人唐越,明星那英也在股東之列。與上虞朱雀一樣,其對外投資也僅有金科文化一家。上虞艾澤拉思持有金科文化1.71億股,占總股本的4.83%,質押數為1.71億股,幾乎全部質押。

高比例質押在股價持續下行的情況下,容易觸及平倉線,十分考驗股東的資本實力。1988年出生的王健最先經歷了考驗,10月10日,金科文化公告顯示,董事長王健已經通過集中競價交易的方式減持公司股份3539.61萬股,占公司總股本1%,其中方正證券強制賣出導致以集中競價的方式被動減持公司股份1737.84萬股。

11月22日下午,新京報記者就金科文化董事長王健減持事項致電金科文化董秘辦,其工作人員表示王健在一定程度上已經償還了一部分的質押融資款項,股權質押系股東個人行為,與公司的關系不大。

繞不開的“湯姆貓”

無論是與中廣熱點云即將展開的合作,還是投資者看好金科文化的原因,都與“會說話的湯姆貓家族”這一全球知名的IP分不開。

上市第一年,金科文化就開始轉型游戲行業。2017年8月,金科文化以向實際控制人朱志剛等交易對手發行股份的方式,合計作價42億元收購杭州逗寶、上虞碼牛各100%股權,而這兩家公司的核心資產為持有Outfit7公司56%股權。Outfit7創造了“會說話的湯姆貓家族”這一知名IP,Outfit7公司的估值高達75億元。

2018年3月,金科文化以自有或自籌資金1.02億美元受讓歐亞平持有的United Luck Group Holdings Limited(中文名稱:聯合好運集團控股有限公司)60%股權和Ever Prosper Holdings Limited(以下簡稱“Ever Prosper”)持有的聯合好運5%股權。本次對外投資完成后,金科文化持有聯合好運65%股權,全資子公司金科國際(香港)有限公司(下稱“金科國際”)持有聯合好運35%股權。

上述對外投資前,金科文化已收購Outfit7 56%股權,金科國際通過持有聯合好運35%的股權間接持有Outfit7 15.4%股權。上述對外投資后,金科文化間接取得Outfit7剩余的28.6%股權,合計持有Outfit7 100%股權。

從2018年年報可知,當年聯合好運實現并表,金科文化對聯合好運的銀行借款做了擔保。年報顯示,子公司聯合好運的28.14億元的銀行借款,由金科文化提供保證擔保。

63億商譽壓頂,30億有息負債,公司稱資金流正常

游戲行業的外延式并購曾幫助金科文化推高股價,帶來紙面富貴,但由此帶來的后遺癥卻是金科文化如今要面對的問題。

上市四年半,金科文化累計募資119.06億元,累計實現凈利潤22.46億元,累計募集資金是累計實現凈利潤的五倍有余。其中,金科文化在資本市場直接融資85.43億元,IPO時融資2.08億元,后續的定增融資83.36億元,間接融資33.62億元,累計新增短期借款6.23億元,累計新增長期借款27.39億元。

2019年三季報顯示,截至報告期末,金科文化的短期借款為7.27億元,而2018年末,金科文化的短期借款余額為16.51億元。也就是說,今年前三季度金科文化的短期借款減少了9.24億元。對此,金科文化在三季報中解釋,短期借款的減少系歸還銀行借款所致。截至2019年9月30日,金科文化的長期借款余額為23.16億元,2018年末,金科文化的長期借款余額為27.75億元,前三季度金科文化的短期借款減少了4.59億元。

前三季度,由于金科文化支付股權轉讓款及歸還借款導致貨幣資金減少了38.32%。截至2019年9月30日,金科文化的貨幣資金余額為15.21億元,總資產為113.23億元,但其中包括62.61億元的商譽,剔除商譽后,金科文化的資產總額為50.62億元,有息借款余額為30.43億元。剔除商譽后,金科文化的資產負債率為60.11%。

2018年年報發布后,深交所曾發問詢函,其中要求金科文化說明貨幣資金的真實性,是否存在被挪用或占用的情形,受限或設定抵押的情況,資金是否存在直接或間接流向客戶及關聯方、大股東及關聯方的情形,境外貨幣資金大幅增加的合理性等問題。就2019年貨幣資金情況,新京報記者致電金科文化董秘辦,其工作人員表示,貨幣資金的受限情況將在2019年年報發布前由審計機構審計完成后公布。

從業績上來看,2019年三季報顯示,金科文化的營業收入和凈利潤雙雙下降。截至三季度末,金科文化實現營業收入18.21億元,同比下降9.30%,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6.41億元,同比下降15.17%,扣非后的凈利潤為5.91億元,同比下降21.07%,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3.01億元,同比下降52.58%。

金科文化董秘張維璋對新京報記者表示,金科文化最近無數額較大的新增短期銀行借款,公司盈利能力較好,資金流正常。


新京報記者 張妍頔

編輯 趙澤  校對 張彥君

點擊加載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
      西班牙做什么最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