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19 16:11:50新京報 記者:陳維城 編輯:許諾
原創版權禁止商業轉載授權

專訪小米劉德:談黎萬強、自身定位、生態鏈、九號機器人

2019-12-19 16:11:50新京報 記者:陳維城

劉德認為,合伙人退休是非常正常的現象,大家有10年的創業情誼,也是小米重要的外圍力量。 對于未來自身的定位貢獻,劉德表示,作為創始人有一份責任為公司不同階段而改變自己。

12月17日,小米生態鏈企業九號機器人入局兩輪電動車領域。作為集團組織部長,小米聯合創始人、高級副總裁劉德出席活動并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對于黎萬強離職、小米人才觀、自身定位貢獻、生態鏈布局、九號機器人等問題進行解答。


談及黎萬強離職,劉德認為,合伙人退休是非常正常的現象,大家有10年的創業情誼,也是小米重要的外圍力量。 對于未來自身的定位貢獻,劉德表示,作為創始人有一份責任為公司不同階段而改變自己。


對于小米的人才觀,劉德表示,小米超級重視人,也能吸引人才,如今更關注如何培養人才。如何讓公司既有規范性又有活力,劉德坦言,每天都在學習和微調這些事。


5年來,小米集團已經投了200多家的生態鏈企業。劉德認為,小米與這些生態鏈企業是相互成就。他介紹,未來幾年,更關注大白電系統在智能化過程中有可能出現的商業機會。


九號機器人入局兩輪電動車領域。劉德認為,這是小米體系對智能交通領域的關注, 九號機器人是把機器人理念用在短途交通工具,短途交通有巨大的想象空間。


劉德(前排左一,九號機器人供圖)


小米的人才觀


新京報:小米將要迎來10周年,從一個創業公司到一個世界500強。小米的人才觀是什么?


劉德:小米從第1天成立開始就超級重視人,小米是工程師公司,現在有2萬多人,以工程師為主的,人是公司最大的財產。小米有了這樣的規模以后,更有吸引力,能吸引來更多的專家級人才。比如前段時間,語音識別大拿Daniel Povey正式加入小米。


小米成立組織部以后,或者說小米上市以后,還花了大量的關注度來關注如何在公司里面培養出人才。比如一個年輕畢業生,進入小米給他提供了什么路徑,讓他一步步的成長,可能成為一個行業專家或者成為一個高級管理者,也是小米開始對人才的關注又加了一個新維度。


新京報:小米在國際市場上發展迅速,現在外籍員工的比例有多少?未來會不會有更多外籍員工成為公司中層甚至高管?


劉德:老實說具體比例我不知道,但確實我們有大量的外籍員工,比如在印度有超過1000人的應用團隊,而且都是以本土員工為主的。小米已經進入到了90多個國家,在各個國家、地區還都是以本土員工為主的。


今天小米確實是一個國際化的公司,帶來的挑戰是如何做好文化融合,畢竟有民族文化差異。此外,如何讓外籍員工認可小米的文化?中國員工認識認知小米也需要時間。所以有雙重的工作要做。


印度市場從零做起,小米平臺是給有能力的外籍員工提供了巨大的機會和非常良好的舞臺。外籍員工與中國員工在小米體系的競爭的機會是均等的。


談黎萬強離職,自身定位貢獻


新京報:實際上,人才培養管理上的挑戰有很多,作為小米的組織部長,如何平衡公司組織的規范性與活力?


劉德:公司不同的時期平衡傾斜度不同。早期我們給公司以平層管理絕對活躍的這種氣氛,然后野蠻生長狀態,甚至有些地方不太講管理,講每一個人的創造性。如今小米有25000人,業務在2000億元的規模,在90多個國家,是個巨大的業務盤子了,也成為了世界500強企業。


在這樣的狀態下,如何讓公司擁有一個世界500強的管理水平?這是我們今天面臨的新問題,既有制度建設,又不把年輕人管得過死,其實我們每天在學習和微調這些事。這也是一家公司發展過程中必然面臨的問題。


新京報:如何看待黎萬強離職?


劉德:一家公司合伙人早年一起創立公司,就是為了做大做強上市。其實,合伙人的退休是非常正常的現象。我認為小米的合伙人退休都算晚的了,我們上市的時候,幾乎大多數合伙人都在。其實國內其他的科技、互聯網公司,他們可能上市前合伙人很早就離開了,像百度、阿里都比我們離開得早。


此外,大家有了這10年的創業情誼,不管是不是在小米全職工作,很難擺脫掉身上小米的標簽了。他可能在外圍來幫忙,遇到新的商業機會也來推薦給小米,我覺得這反而是小米重要的外圍力量。


新京報:作為一個聯合創始人,公司發展到這個階段,對自己現在的定位以及未來能做的貢獻有考慮過嗎?


劉德:這個問題很好,一個創始人可能最重要的是,要知道不同的階段公司需要什么樣的管理者。應對不同階段,要不斷改變自己的身份,可能在改變過程中,并不是自己擅長的,也不是自己喜歡的,但是作為創始人有一份責任為公司不同階段而改變自己。


談生態鏈:更關注大白電系統商業機會


新京報:小米生態鏈布局的邏輯?


劉德:我們圍繞手機投一些公司,第一圈層圍繞著手機,我們投了智能可穿戴的公司、移動電源、耳機這些手機周邊的企業。第二圈開始關注家用小電器、大白電、智能交通,九號機器人應該屬于這個圈層的一家公司。往外圍延展,我們投了一批消費品公司。


新京報:未來小米生態鏈瞄準哪些行業和產品?


劉德:小米在過去的5年投資了200家企業,大部分的領域差不多都投到了。生態鏈的前幾年,更多是家用小電器。未來幾年,我們可能更關注大白電系統在智能化過程中有可能出現的商業機會。


新京報:越來越多的生態鏈企業上市或計劃上市,包括九號機器人也申報科創板。小米對這些企業有沒有新的戰略安排?


劉德:早年我們投資布局時,主要考慮小米用戶群除了手機用戶以外,小米體系還可能提供哪些更多產品。總體來講,我們希望每家公司都是一家獨立的公司,有獨立的產品、市場、供應鏈,小米盡管投資這些公司,但不控股。


我們調動了產品、渠道、供應鏈等能力來幫助這些公司,可以把小米理解成是一個孵化器。我們鼓勵這些公司獨立奔跑,能夠獨立上市。因為都不是小米的子公司,小米只占很少的股份,是整個小米產品集群、小米大家庭的一員,為小米提供了一條或多條產品線。


一些公司陸續上市,在整個過程中小米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我們幫這些創業者實現夢想。同時,這些公司、產品也跟小米手機一起形成產品矩陣,走進小米之家,這個過程是雙方相互成就的。


談九號機器人:小米體系對智能交通領域的關注


新京報:5年來,小米已經投了200多家的生態鏈企業,其中有不少企業也屬機器人行業。從小米生態鏈角度看,九號機器人是什么角色定位?


劉德:九號機器人是把機器人理念用在短途交通工具上,這是他與其他生態鏈機器人公司不同的地方。九號機器人是我們小米生態鏈體系里最早的被投公司之一,也是投資額度最大的一家公司。也可見我們對這類公司的重視,短途交通畢竟是一個大板塊,有巨大的想象空間。


新京報:能不能說這是小米集團對于出行行業的一個布局?


劉德:可以理解成這是小米體系對智能交通領域的關注。因為如果完全提到智能交通,小米和順為還投過小鵬汽車、蔚來汽車、北汽新能源等企業。


我們在這個領域關注了不同的創業團隊,有九號機器人這種創業團隊,也有像北汽這樣的國家隊。四輪電動車還需要時間。但是兩輪電動車在未來的5年里已經非常清楚了,這是為什么九號機器人下大注在這個市場里面來運作。


新京報記者 陳維城  編輯 許諾 校對 李世輝


點擊加載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
      西班牙做什么最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