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22 08:04:14新京報 記者:馬瑾倩 編輯:陳思
原創版權禁止商業轉載授權

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國務院印發中長期規劃提5項任務

2019-11-22 08:04:14新京報 記者:馬瑾倩

規劃提出,完善國民收入分配體系,優化分配格局,穩步增加養老財富儲備。

新京報訊(記者 馬瑾倩)近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國家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中長期規劃》(以下簡稱《規劃》)。《規劃》近期至2022年,中期至2035年,遠期展望至2050年,是到本世紀中葉我國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的戰略性、綜合性、指導性文件,從5個方面部署了應對人口老齡化的具體工作任務。

 

任務1

夯實應對人口老齡化的社會財富儲備

 

《規劃》提出,通過擴大總量、優化結構、提高效益,實現經濟發展與人口老齡化相適應。通過完善國民收入分配體系,優化政府、企業、居民之間的分配格局,穩步增加養老財富儲備。健全更加公平更可持續的社會保障制度,持續增進全體人民的福祉水平。

 

解讀:國家發改委社會發展司人口規劃專家陸杰華表示,目前我國仍處在人口紅利期,應當抓住時機把財富做大,以更加從容應對未來老齡化。“蛋糕要做大,怎樣分蛋糕同樣重要。”陸杰華認為,國民收入分配體系的相關表述,涉及社會公平能否惠及老年人,惠及所有人,這也是社會主義很重要的優勢。

 

此外,目前我國養老金是儲蓄式為主,增值能力較弱。下一步要尋找更多方法使養老金增值。例如有些國家養老金可以進入市場,我國養老金也可以選擇投資風險較低的項目。另外,可通過退休制度的改革,推后退休年齡,提升出生人口素質等措施應對這一問題。

 

任務2

改善人口老齡化背景下勞動力有效供給

 

《規劃》提出,通過提高出生人口素質、提升新增勞動力質量、構建老有所學的終身學習體系,提高我國人力資源整體素質。推進人力資源開發利用,實現更高質量和更加充分就業,確保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的人力資源總量足、素質高。

 

解讀:陸杰華介紹,按照國際健康老齡化的新理念,應對老齡化應當是全生命周期、全過程、全人群的。“不是到了60歲才開始意識到老齡問題。健康問題更多是隨著年齡積累而來。”此外,針對任務中提到“老有所學”,陸杰華介紹,世界衛生組織提出健康老齡化,構建和保持終生學習便是很重要的一條內容。

 

任務中提到提升勞動力質量、實現高質量就業,陸杰華表示,這與我國經濟發展方式轉變密切相關。過去,我國屬于勞動密集型發展,未來提升經濟質量,一定是靠高素質人才、更高質量就業來實現。“這是很多發展中國家應對老齡化時沒有考慮到的方面,也是中國的遠見所在。”

 

任務3

打造高質量為老服務和產品供給體系

 

《規劃》提出,積極推進健康中國建設,建立和完善包括健康教育、預防保健、疾病診治、康復護理、長期照護、安寧療護的綜合、連續的老年健康服務體系。健全以居家為基礎、社區為依托、機構充分發展、醫養有機結合的多層次養老服務體系,多渠道、多領域擴大適老產品和服務供給,提升產品和服務質量。

 

解讀:近年來政策頻繁提及為老服務和產品供給體系,《規劃》談到“高質量”發展問題。陸杰華認為,當前我國養老產品和服務相對單一,尚未達到高質量階段。像康復護理、安寧療護、預防保健、疾病診治都是很基本卻較為缺乏,未來一定要有與國家發展水平相適應的產品和服務。

 

任務4

強化應對人口老齡化的科技創新能力

 

《規劃》提出,深入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把技術創新作為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的第一動力和戰略支撐,全面提升國民經濟產業體系智能化水平。提高老年服務科技化、信息化水平,加大老年健康科技支撐力度,加強老年輔助技術研發和應用。

 

解讀:《規劃》將科技創新認定為應對老齡化的第一動力,陸杰華表示,很重要的是把科技服務于老年人的穿戴設備,老年市場對于高質量科技創新產品需求十分大。市場擴大,成本降低,同時解決穿戴設備進口的高成本問題。

 

陸杰華認為,這一條更偏重面向科技創新企業。當前我國科技創新企業在老齡化產業中參與程度較低,對于養老服務應作出更多貢獻。

 

應對老齡化科技發展也不僅僅只對老年人,例如降低嬰兒出生缺陷等,也是應對老齡化社會的重要技術要求。“這也是《規劃》中極大的亮點,過去談應對老齡化都是談老年人,現在是全中國人,全生命周期。”陸杰華表示,應對老齡化發展,未來細分到低中高齡老年人,加大產品服務開發和創新,促進相關企業孵化。

 

任務5

構建養老、孝老、敬老的社會環境

 

《規劃》提出,強化應對人口老齡化的法治環境,保障老年人合法權益。構建家庭支持體系,建設老年友好型社會,形成老年人、家庭、社會、政府共同參與的良好氛圍。

 

解讀:“第五項任務很重要的一點是提到了法治環境。”陸杰華表示,隨著社會老齡化程度加深,法律法規、治理手段都要更加細化、要適應老齡化形勢,要考慮符合老齡化的應對思路和理念。

 

“例如,很多城市規劃中,紅綠燈的設置就不夠年齡友好,很多老年人過不去馬路,即便建天橋,沒有直梯老年人也無法使用。”陸杰華說,這就要求改變法律規范和標準,公共政策要考慮老年人權益,不能存在老年人歧視。

 

【觀點】

人口老齡化趨勢不可逆轉,要做好前瞻性制度安排

 

陸杰華表示,過去相關規劃都是5年為一個期限,此次《規劃》將應對老齡化的視野放在十幾年之后,此前從未有過。2000年我國已經進入老齡型社會,但老齡化影響不是五年十年就能體現的,因此需要做一個有遠見的“預見者”。

 

三個階段,近期、中期、遠期,恰好與我國新時代幾個階段的奮斗目標相結合。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積極應對老齡化是“中國之治”里很重要的體現,治理制度安排上涉及國家安全、經濟發展、社會發展、地緣政治等,都有深遠的戰略意義。

 

三個階段要面臨和解決的問題也有所不同。明年我國將進入小康社會,相對富有,以應對出現“未富先老”的情況,但同時老齡化開始提速。因此,2020年到2035年,要著力改變“慢備快老”的過程,將來2035到2050年實現現代化,則要關注“富而過老”的情況。

 

“去年老齡人口2.49億,今年老年人肯定會超過2.5億,到2050年有可能不是世界人口第一大國,但一定是老齡人口最多的國家。”陸杰華說。

 

陸杰華強調,人口老齡化本身不是問題,是全世界不可逆轉的大趨勢。更多的問題體現在,過去年輕型社會下的制度安排不符合老齡型社會新形態。因此《規劃》中很重要的內容就是做好前瞻性的制度安排,這在五大任務安排的理念和思路上已經有所。

 

“中國應對老齡化有自己的優勢。”陸杰華認為,中央集中力量辦大事能解決老齡化引發的一些問題,改善勞動力有效供給,提高生育率。《規劃》出來后,很可能會受到國際廣泛關注,希望輸出中國方案,不僅是發展中國家,也給發達國家尋找老齡社會下國家治理的新路徑和思路舉措。

 

【時間表】

到2022年,我國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的制度框架初步建立。

 

到2035年,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的制度安排更加科學有效。

 

到本世紀中葉,與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相適應的應對人口老齡化制度安排成熟完備。

 

新京報記者 馬瑾倩

編輯 陳思

點擊加載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
      西班牙做什么最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