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15 17:38:26新京報 記者:吳婷婷 陶冉 編輯:丁天
原創版權禁止商業轉載授權

鳥擊事件數量上升,首都機場首用鷹隼驅鳥

2019-12-15 17:38:26新京報 記者:吳婷婷 陶冉

今年以來,鳥擊事件發生數量較往年同期呈明顯上升趨勢,首都機場首次啟用鷹隼驅鳥。

記者從民航有關部門獲悉,今年以來,鳥擊事件發生數量較往年同期呈明顯上升趨勢。僅8月、9月,華北地區就連續發生70余起地面保障原因引起的鳥擊不安全事件,部分鳥擊事件還造成了飛機的損傷。

 

翱翔天空的鳥類與人類和諧相處。但如果有些鳥飛進了機場,尤其是飛進了飛行區,會給飛機帶來極大安全隱患,嚴重的鳥擊事件甚至可造成機毀人亡的慘劇。機場驅鳥“形勢嚴峻”。

 

針對近期鳥擊事件增多有什么新舉措?日常驅鳥工作是如何進行的?近日,新京報記者來到首都機場,探訪為飛機保駕護航的“驅鳥專家”們。

 

● 鷹隼驅鳥

首都機場的特殊“上班族”

 

鷹、隼對于飛機飛行來說本來是一個危險源。它們身形較大,而且飛得很高。但是如果將其加以訓練,充分發揮鷹、隼作為鳥類食物鏈頂端的特點,它們就成了機場的驅鳥“大師”。針對近期鳥擊事件增多的情況,鷹隼“驅鳥員”開始在首都機場“上崗”。


驅鳥技師用“掄餌”的方式讓獵隼盤飛驅鳥。攝影/新京報記者 陶冉

 

日前,記者在首都機場飛行區管理部鳥擊防范模塊就看到3位特殊的“驅鳥員”,它們分別為栗翅鷹、雀鷹和獵隼。休息時,它們被戴上可以遮住眼睛的小帽子。這不僅讓這三位“上班族”變得有些萌,更主要的是讓它們能夠安靜下來。

 

“只要‘帽子’一摘,它們就知道該‘干活兒’了。”鳥擊防范技師隋國輝介紹,鷹、隼會一旦“上崗”,就會露出其兇狠本性,將“驅鳥任務完成得特別出色。”飛行區管理部鳥擊防范模塊業務經理胡承皋也用“鷹和隼所到之處全部沒鳥了”來概括其驅鳥的效果。

 

首都機場是第一家使用鷹隼驅鳥的國內民用航空機場。胡承皋告訴記者,國外機場有此先例,但“國內其他機場的航班量沒有首都機場大,各種驅鳥措施和驅鳥時間較首都機場更寬松,所以用獵鷹驅鳥的迫切程度不如首都機場,而首都機場則必須創新嘗試各種效果更好的驅鳥方法。””

 

胡承皋坦言,如何讓鷹、隼把飛行區內的其他鳥趕走,而鷹或隼自身又不對飛機飛行造成威脅,這是一個不斷探索的過程。因此,首都機場給鷹隼驅鳥定下鐵律,這就是其在驅鳥過程中應避開飛機飛行的高度。如果與飛機在飛行高度上不會交叉,“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會把鷹撒開來讓它們飛,這種驅鳥效果非常好,那些鳥兒看到天敵都嚇跑了。”如果是在與飛機飛行高度有交叉的區域驅鳥,技師們就需要在鷹的腳上系上一根繩子,讓鷹隼在可控的范圍中驅鳥。


驅鳥技師用“跑繩”的方式讓栗翅鷹在可控范圍內驅鳥。攝影/新京報記者 陶冉

 

 “殺手鷹”與“盤飛隼”


佀京偉和陳杰是兩位鷹隼驅鳥技師,鳥情嚴重的時候,他們訓練的栗翅鷹、雀鷹和獵隼就需要在機場大顯身手。記者采訪時跟隨著技師們一同開車進入飛行區,鷹隼們則戴著小帽子安安靜靜地站在架子上,準備開始“工作”。


驅鳥技師拉著雀鷹進草地內驅鳥。攝影/新京報記者 陶冉

 

“快看那邊兒,那片草里大約有二三十只鐵爪鹀。”由于從事了十多年驅鳥工作,隋國輝的眼神變得更加“毒辣”,離著老遠就能看到草里的風吹草動。隋國輝說的這片區域正好位于飛機降落的區域,如果有飛鳥則會對飛行造成影響,必須要驅逐。

 

佀京偉和陳杰將身形最大的栗翅鷹從架子上取下,輕輕摘下它的小帽子,栗翅鷹瞬間發出尖利的叫聲,不斷扇動著翅膀。由于這里處于飛行下降區域,因此技師們采用在可控范圍內使用鷹來驅鳥。


驅鳥技師用“跑繩”的方式讓栗翅鷹在可控范圍內驅鳥。攝影/新京報記者 陶冉


他們在栗翅鷹的腳上拴上一根短繩,在繩子另一頭做了一個環,環內穿了一條長長的繩子。佀京偉和陳杰拉著繩子和鷹走進草坪,兩人分別站于長繩子兩端,鷹站在陳杰的手部。隨后,佀京偉用哨子吹出長短不同、高低不同的哨音召喚栗翅鷹。鷹聽見后,使勁撲棱著翅膀從陳杰手上起飛,向佀京偉飛去。由于腳上的短繩穿在長繩上,因此栗翅鷹飛行的高度和長度均可控。佀京偉告訴記者,在大多數情況下,技師們會把長繩兩端拴在兩個樁子上,讓鷹順著繩的方向來飛行,這樣驅鳥的范圍會更大。這種方法技師們稱為“跑繩”。


驅鳥技師用“跑繩”的方式讓栗翅鷹在可控范圍內驅鳥。攝影/新京報記者 陶冉

 

如果在飛行高度可完全錯開的區域,技師們則可以用“掄餌”的方式讓獵隼驅鳥。使用這種方法時,技師會將一個色彩鮮艷的物體高高掄起,同時通過哨音讓獵隼完全自由地飛行起來。記者注意到,在這種方式下隼飛行的高度和范圍都很廣。

 

驅鳥技師用“掄餌”的方式讓獵隼盤飛驅鳥。攝影/新京報記者 陶冉


雖然同為驅鳥“利器”,但不同的鷹或隼具有不同的特點,隋國輝說:“鷹的特點是適合捕捉,而且捕食過程很短,它特別適合出擊,所以我們把這種鷹稱為‘殺手鷹’,專門用來起到‘殺一儆百用’的作用。隼的特點是盤飛好,它在天上盤旋的同時觀察地面是否有食物,然后再俯沖下來,所以我們采用掄餌的方式,讓它盤飛,起到驅鳥的效果。”

 

● 生態治理驅鳥

切斷鳥類食物鏈

 

1998年,首都機場成立了專門的驅鳥隊伍,經過多年觀測,首都機場地區常見的鳥類有139種。這些鳥為何來首都機場?胡承皋打了個比方:“它們不外乎幾個目的,有的就為了來找東西吃,有的是為了來找地方睡覺,有的覺得機場特別好玩,而有的則是因為氣候突變,在遷徙過程中迷路了,不小心到了首都機場。”

 

隋國輝也告訴記者,首都機場的跑道周邊都有大片的草皮,這對于鳥類來說就是天堂,“鳥兒在空中一看,機場周邊高樓林立,正好機場里面草水豐盛,這可不就是綠洲嘛。”

 

為了讓鳥不再留戀首都機場,機場決定通過生態治理讓鳥另尋他所。首先要改變的是草種,這是整個生態環境系統當中最基礎的一個部分,草作為“生產者”對鳥類的影響非常重要。胡承皋告訴記者,草籽是鳥類的食物之一,而草如果長高,就便利于鳥的活動。此外,草叢中會滋生蟲子,蟲也是鳥的食物之一。

 

因此機場會定期割草,不讓草長高。同時,首都機場也在嘗試使用一種新的替代草種——野牛草。這種草結籽少,含水量特別低,含水量低它就不容易生蟲,而且成坪之后在地上長不高,葉子特別軟。

 

在采訪中,隋國輝就指著一片顏色明顯黃于其他區域的草地說,這里試種的就是野牛草。記者注意到,這種草的葉子全部都耷拉著,軟軟地鋪在地面上,仿佛是一床棉被,踩上去很松軟。隋國輝說,鳥起飛時需要有一個蹬力,如果草坪軟就不適合它借力,因此可以減少鳥類的停留。

 

胡承皋介紹,計劃將機場跑道周邊的草全部換成野牛草,總體面積大約有133萬平方米,截至目前已經栽種了13.5萬平方米。

 

此外,治理老鼠、兔子,碾壓土地,治理排水溝等方式都能較好地切斷鳥類食物鏈,起到改變區域生態系統的目的。

 

聽覺、視覺系統驅鳥

 

在驅鳥過程中,技師們還會用到一種特殊的車輛,這就是驅鳥車。這種車的車頂有一個大大的喇叭,喇叭里播放著各種聲音,有的是鳥類的慘叫聲、有的是鳥類天敵的聲音。每一天,技師們都會開著驅鳥車24小時巡邏,滾動播放鳥叫聲,以此達到嚇跑鳥類的目的。

 

胡承皋告訴記者,驅鳥車一天的總里程可達300公里左右。

 

除了驅鳥車,記者在機場飛行區還看到不少安裝在草坪上的“大喇叭”,喇叭里同樣播放著各種鳥聲,整個機場鳥鳴起伏,這也可以起到驅鳥的作用。

 

不過相同的聲音播放時間一長,鳥也會對聲音產生“免疫”。 隋國輝以喜鵲舉例說,喜鵲領地、團結意識比較強,是本地的留鳥,“像這種鳥的話,如果播放同類鳥的慘叫聲音,其他鳥就會以為同伴發生了危險,有可能就會大規模飛過來,這倒給驅鳥帶來困難。”所以機場播放聲源,需要根據白天或者晚上,根據不同的鳥類活動,選擇相對應的聲源。

 

除了聲音,首都機場驅鳥還用上了視覺系統驅鳥的方法,比如說彩色風車和假人。這些彩色風車和假人,對于遷徙季節路過首都機場的“外地”鳥類相對更為有效。胡承皋告訴記者,“針對不同季節、不同鳥種,我們也會綜合采取各種‘土洋結合’的手段,實現驅鳥措施的最優組合。”


假人驅鳥。攝影/新京報記者 陶冉

 

● 問題

附近家鴿對首都機場威脅最大

 

所有盤桓在機場的鳥類,最讓驅鳥技師頭疼的是鴿子,它們的飛行半徑一般在5—10公里,鴿子要么是練飛,要么是打比賽,因此常常會穿過飛行區。“我們跟中國信鴿協會溝通過,希望他們在設計路線時,別把首都機場作為一個途經地,盡量規避。”從實際來看,溝通效果不錯,胡承皋說:“像這種打比賽的信鴿,在首都機場造成的威脅不是特別大。”

 

給機場飛行安全帶來威脅最大的是機場周邊居民飼養的家鴿。據粗略統計,首都機場周邊3公里范圍內有大概48戶、5000只左右鴿子,而且部分養鴿戶緊靠西跑道。說起這些家鴿,胡承皋直搖頭,他說:“家鴿的特點是,不僅會從飛行區穿過,而且它們飛到首都機場也不是為了吃的,就為了飛著玩,所以生態治理對它們沒用。像這種情況我們只能驅趕,態度必須狠一點。”

 

記者查詢了解到,根據《民用機場管理條例》,在凈空保護區范圍內,禁止放飛影響飛行安全的鳥類,升放無人駕駛的自由氣球、系留氣球和其他升空物體。根據《華北地區民用機場凈空障礙物管理辦法》,民用機場凈空保護區即機場遠期規劃中每條跑道中心線兩側各10公里、跑道端外20公里的區域。據了解,首都機場有3條跑道,凈空保護區呈南北長、東西窄的近似矩形,總面積約1057.6平方千米。

 

根據我國《民用機場管理條例》等法律法規,禁止在民用機場凈空保護區域內從事放飛影響飛行安全的鳥類,升放無人駕駛的自由氣球、系留氣球和其他升空物體;違反相關規定情節嚴重的,處2萬元以上10萬元以下的罰款。

 

● 鏈接

鳥擊對飛機來說有多危險?

 

鳥擊對飛機來說有多危險?美國電影《薩利機長》講述的就是2009年全美航空的一架航班在飛行過程中遭遇鳥擊,導致發動機失效的故事。雖然薩利機長最終成功迫降,拯救了155名乘客和機組人員,但這一事件也成為航空史上難以磨滅的一次降落。

 

記者從民航有關部門獲悉,近期,各機場因地面保障原因導致鳥擊航空器事件數量較多。今年二三季度,隨著鳥類進入秋季遷徙季節,鳥擊事件發生數量呈逐月攀升趨勢。僅8月、9月,華北地區就連續發生70余起地面保障原因引起的鳥擊不安全事件,且相對集中于千萬級機場。在這份通知中,民航局用“形勢嚴峻”來表述這一現狀,并做出專項部署,要求各機場高度重視鳥擊防范,充分認識到鳥擊對飛行安全、特別是航空器起降階段安全的重大影響,以最高標準做好鳥擊防范。

 

新京報記者 吳婷婷 攝影記者 陶冉

編輯 丁天 校對 柳寶慶

點擊加載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
      西班牙做什么最赚钱?